鹤唳之川

原名北初,更名鹤川
目前soramafu/双黑

之前给群里小伙伴的印象绘:D

soraru博客上写的话请大家一定要去看😭😭泪目
最后欢迎回来!!!

【凹凸】自由论

⚠️私设有!OOC有!我流思想严重!
⚠️背景是雷王星
⚠️冷酷的雷王星国王and在冷酷的教导下逐渐叛逆的雷狮(还有一点点点点点卡米尔



惨白色的灯光自台灯里照射出来,将雷狮笔下原本就凄楚的文字渲染的更加苍白。

"雷狮,你对猎物的打击力度太大了!"练习场外,雷王星的国王正严厉地朝他说道,声音不大,却足以震慑人心。

雷狮下意识地朝那边看去,浓密的眉毛下,是一双深灰色的眼睛正看着他,冷酷而无情。

他打了个寒颤。


早晨在用餐时,对话不是温情的早安,而是父皇对于他用餐礼仪的规整;他们不再像小时那样相伴着在庭院里漫步;当雷狮小心翼翼地问自己能否做一件事时,他的父皇面无表情。

"我管不了你。"

或许是从雷狮得知自己要继承王位时,他的父皇就如此对他,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样的方式来训练他,磨练着他的意志。

但是他雷狮随着年龄增长,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。他曾经无数次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强忍着泪水低着头,一片模糊的眼前闪出的是他父皇紧皱着眉头的冷峻面孔。一次又一次,他的母后将手缓缓放在他的头上,轻轻安慰他,然后雷狮就会看见一个清晰的世界,和一双温柔的紫瞳。


当他最后一次立在窗前,他没有哭,因为能够拭去他泪水的人已经不在了。哭又有何用,他轻笑着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浩瀚宇宙,闪动着他所渴望的东西。

"我所需要的,不是由条条框框建立起来权力的皇冠,而是在狂妄不安的星辰里寻找自由的意义。"

他将笔扔向角落,转过身,

"我们走吧,卡米尔。"

【安雷】Sunny

•很小的小甜饼
•OOC慎



今天微风正好,吹起少年洁白的衬衫又吹起他的棕色头发。走廊上的阳光落在他的肩上,又落在他的侧脸上。

"我说安迷修,你带本大爷来这里干什么?"雷狮不耐烦地喊,扯住了安迷修的衣领,强迫他停下脚步。

安迷修转过身来,顺势抓住他的手,拉着他缩短了两人的距离。

"你说呢。"安迷修闭上眼睛,再睁开时雷狮心里咯噔一下,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顿在那里。

原本深绿的眼眸因为阳光的沾染而璀璨无比,甚至镶嵌着无数金色的星星,而在这群繁星萤绿的夜空之中,是他雷狮的身影。


"我喜欢你。"


他温柔得像个骑士一样。

【太中】夜

中原中也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端着半杯酒。冰蓝的瞳孔仿佛失去了某种东西一样,黯淡无光。
深红的帕图斯,在月光下显得如此诱人,他将它一点一点地啜饮着,明明是贵的要死的酒都却像是在品尝苦涩的滋味一样。
难喝。
中原中也将红酒一饮而尽,嘴角仍残留些许。
他一把抹干净嘴角的,却怎么也擦不干眼角晶莹的痕迹。
"混蛋太宰治,你在哪里啊……"

Kirihara餅:

闲着摸个雷总。他超好看我爱他(暴风哭泣

爸爸!

Kirihara餅:

避雷注意。
含性转。
p1原最原
p6、7天海最原女体注意
p8过气狛(才不是)
p10天最车(伪)
感谢观看(鞠躬
强行占tag←被打

【天最】短篇

•OOC注意!OOC注意⚠️
•摇摇晃晃的车
•第一次写天最文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请务必指出,谢谢!


如果能接受就来吧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"最原,今天脸色不太好啊."

天海直直盯着面前的人。

"是的...头很晕……"最原面色

苍白地说道。

"难得和大家来海边度假,你居然头晕?"天海打趣道,眼底却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。"这里有一点药,快吃点吧."

"好..好的"



暮色暗淡,残阳如血。

"最原这家伙,怎么没来吃饭

啊……"天海暗自思忖,连吃饭也没认真在吃。

"天海君,你的樱桃掉地上啦!"



"......呃.."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在酒店床上呻吟着。似乎很难受的样子。随即一阵敲门声响起,少年踉跄着去门。

"最原!"一看到最原,天海便惊讶的看着他"怎么回事?!"

"不...知道"最原有气无力的吐出几个字,旋即眼前一片模糊,向后倒去。天海一惊,扶住了他。在碰到最原的那一刻,发现他的身体灼热得厉害。

"你发烧了!!"天海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,灌进最原嘴里,然后用湿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最原仍然没有退烧。天海无比焦虑,一拍脑袋想到了自己以前也曾经发烧得严重,后来..是被母亲泡在冷水才退烧的事情,于是天海立即动手解开最原的上衣扣子,然后干净利落的将白色的衬衣解开,放到浴室的浴缸里,盛满冷水。平日里被遮盖得严严实实的肌肤,忽然暴露在灯光下,竟如瓷器般白皙。


"......唔"最原睁开眼,看到自己裸露的上半身和天海担心无比的眼神。最原红着脸,奇怪的喃喃道,

"天海君...刚刚发生了什么?"

"你发烧晕倒了,没印象吗?"

"啊……完全没有啊……"

天海笑着摇了摇头"我那么担心你,你居然没印象..快把身体擦干去休息吧……顺便,为了你晚上记得吃药,我还是跟你睡一起吧。"


夜半。

"最原君,起来吃药啦。"

"唔...好烦啊……"

"……你说什么?"

天海凑近最原的脸,虽然很暗,但是天海的眼睛却那样明亮,含着温柔,和一点愠怒。

"来点惩罚吧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----"

天海用舌头舔开了嘴唇这两条防线,探入了最原的口腔中,一下又一下,仿佛是一个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那样拂过每一处,而后又缠绕上了最原敏感的舌头,啧啧的水声不断溢出,空气中暧昧不明的感觉不断增加。

"唔...啊......天海君!不能呼吸了……!"这种掠夺式的吻几乎耗尽了最原胸腔里的氧气。最原算是彻底清醒了,并且打算逃走。

"还没结束惩罚噢,终一-----"

说着,天海迅速地将最原压在身下,

"终一,你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?"天海温柔的看着最原黑夜般的瞳孔,长长的眼睫毛拍出的气息扑在最原脸上。

"天,天海君……无论你怎样对我...我都喜欢……!"最原话音刚落,脸立即就变得通红,似乎要哭出来。

"......真的吗?原来如此啊..."

天海利落地将最原的皮带抽出,金属环碰撞的声音让最原充满了羞耻感,却欲罢不能。

天海俯下身去,在最原的脖颈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,像是春天的风拂过,撩拔得人心痒难耐。一连串的呻吟声也克制不住地流出来。

"唔!!"最原一惊。

"怎么了,准备好让我进来了吗?"天海边说边用手抚弄着最原的那个地方。从指尖蔓延开来的颤栗如同电流般的流遍全身,刺入骨髓。

"哈啊..啊……轻点啊天海君!"

俯下身去舔舐净最原眼角边的泪水,黑夜并不能掩盖他脸上弥漫的赤红,并且将诱人的喘息声放大一千倍。内壁湿软的黏膜包裹着异体的存在,每一次抽动都带出来许多粘稠的液体。

"终一,叫哥哥。"天海温柔的笑着说着。

"哥…哥!……唔啊啊啊啊啊!"

克制不住的呐喊终于从最原的嘴中喊了出来,无法控制的颤抖使得天海不得已停下了正在做的事情。

"别哭了。"天海无比心疼地捧着所爱之人的脸庞,拭去泪水。

"惩罚结束。"